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兴奋的发现(1 / 1)

加入书签

其实在之前探索特鲁勃山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特鲁勃山的物种和欧特联邦地区其他地方的物种有不少的区别,感觉就像是另外一个进化物种一样,只是当时他关注的重点都在特鲁勃山上,对于其他的事情并不是太关心,所以没有仔细研究其中的问题。 不过,现在贝恩鲁夫的到来正好给了他一个非常好的研究素材特鲁勃山猛兽之王卡鲁,结果稍微检查了一下卡鲁的内脏器官就发现了问题。 一般情况下,生物会根据周围的环境选择自身器官的进化和退化,有些时候那些退化器官会彻底退化,从生物体内消失,而有些退化器官则不会完全消失,而是退化成根本不需要用到的多余器官。 无论是哪种退化方式,退化器官最终都是被排出生物器官功用序列之外,就算用类似外科手术的方式把那些器官都切割掉也不会对生物的生命造成任何伤害。 但卡鲁身上的退化器官却并不是这样,它身上的退化器官依然和其他器官有着紧密练联系,但却又不会加入正常器官运作序列之内,感觉就像是一个冬眠的器官,一旦有需要就会随时激发出来一般。 为了确定到底是不是退化器官,雷欧尝试着通过灵能技能切断过其中几个退化器官和卡鲁身体的联系,结果卡鲁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甚至因为不需要为多余的器官提供能量和养分,卡鲁反倒显得更加活力一些。 同样,也是为了测试那些退化器官到底有什么作用,雷欧也用灵能技能刺激了一下器官。 结果被激活的退化器官不但没有给予卡鲁任何额外的力量,反倒导致卡鲁的毒腺萎缩,差点废掉了卡鲁这个猛兽之王最强的武器。 种种一切让雷欧感觉到卡鲁更像是人工合成创造出来的野兽,而一些退化器官则更像是某种禁制,一旦野兽失控,那么禁制就会激发,进而减弱野兽的危险度,甚至直接杀死野兽。 雷欧在对希尔维亚说出了自己的推断后,希尔维亚也很感兴趣,虽然她不像雷欧那样拥有精神网这种技能,但她也有自己的方法来检查卡鲁的情况,只是在她检查的时候,两只卡鲁都显得极为恐惧,这种恐惧甚至还传染到了它们的主人贝恩鲁夫身上。 随着和雷欧、希尔维亚接触得越多,贝恩鲁夫越是发现眼前这对神秘的夫妇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变得愈发的模糊。 最开始,贝恩只是以为他们两人是来这里度假的首府高官权贵,之后又觉得两人是首府的大人物,再之后又觉得两人是掌握神秘力量的异人,而现在他又觉得两人应该是在某个国家级学院里面做学问的学者,总而言之,越是了解得多,越是弄不清雷欧和希尔维亚到底是什么人。 不过,对于贝恩来说,雷欧和希尔维亚是什么人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现在只能依靠眼前这两人,为此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放低姿态,对两人研究自己的伴生兽也只能听之任之,甚至必要时他还要主动安抚伴生兽,配合两人的研究。 “等等!你再试试注入一点力量,别用你的魔女之力,用最纯粹的深渊力量。”在希尔维亚也按照雷欧的方法测试那些退化器官的功用时,雷欧忽然发现了一个个微小的细节,于是朝希尔维亚说道。 希尔维亚闻言,没有多想,就直接按照雷欧的提示去做,而当她将最为纯粹没有经过任何改变的深渊之力,注入到卡鲁体内的某个退化器官的时候,被他们拿来试验的卡鲁仿佛被激发了某种潜能是的,嘴里面两颗最毒的牙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同时在其脑后也长出了一些触须模样的东西,不过因为混在毛发中,所以不仔细看的话很难发现。 “这是造兽!”看到卡鲁的变化后,雷欧和希尔维亚都不约而同的用法兰语发出一声惊呼,随后相互看了看,看到彼此眼中的惊讶。 造兽源自于深渊,是深渊上位种族在侵入其他世界的时候,因为某些原因而创造的一种仆兵,通常造兽所用的基础物种都是来自于被入侵的世界,并且早造兽的过程中会通过特殊方法将深渊力量禁锢在造兽体内,这样可以避免造兽被入侵世界排斥,而且也可以留下入侵、感染这个世界的种子。 虽然听上去造兽是一种深渊入侵其他世界的好手段,但实际上的确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因为造兽所需的条件非常苛刻,具体的条件雷欧和希尔维亚都不清楚,但基础的条件他们都知道,那就是制造造兽的深渊上位种族必须是步入老年期的上位种族,也就是至少等同于神灵。 而且,根据传闻,制造造兽会导致深渊上位种族遭遇到不可逆转的本源损伤,所以如果不是走投无路的话,绝对没有哪个深渊上位种族会采用制造造兽的方式来入侵世界。 仔细想想,深渊上位种族,特别是不如老年期的上位种族几乎不会用真身入侵其他世界,因为这种方法会遭遇到世界的极大排斥,大幅度的削弱他的实力,将置于险地,所以深渊上位种族大多都是制造分身或者制造深渊投影的方式来遥控入侵,即便入侵世界的分身和投影被消灭了,们也仅仅只是损失一些力量而已,不至于造成生命危险。 不会早于到生命危险自然也不会遇到走投无路的情况,也自然不会使用造兽这种手段,所以反过来想的话,现在有深渊造兽出现,那么就代表了有一个老年期的深渊上位种族来到了眼下这个世界,并且遭遇到了毫无退路的危险,最终使用了造兽这种最后手段。 也正是这样,雷欧和希尔维亚的脑海中都不禁浮现出了给伐木工家族背后的卡里塔魔,并且他们结合之前获得的种种信息,判断那个卡里塔魔极有可能是一个已经步入老年期的卡里塔魔。 在震惊之余,他们也感到了兴奋,因为这就意味着他们有机会捕捉到一个老年期的卡里塔魔,或者得到一个死去卡里塔魔的残骸。 “你觉得呢?”希尔维亚脸上难掩笑容,问道。 毫无疑问,无论是活捉一个虚弱的老年期卡里塔魔,还是得到一具老年期卡里塔魔的遗骸,希尔维亚都是最大的受益者,已经激发深渊血脉的她能够从卡里塔魔身上获得更进一步蜕变的奥秘,甚至可以直接提取出卡里塔魔体内的残存深渊本源,获得他过去进化的经验,这样的话,未来她的进化之旅不仅仅是少走弯路,甚至都不会遇到任何障碍。 “机会很大。”雷欧给予肯定的回应。 虽然希尔维亚会是最大的受益者,但雷欧也同样能够从老年期卡里塔魔身上获得大量好处,即便他的进化道路和深渊上位种族的进化道路完全不同,但这并不妨碍他从已经进化到更高层次的深渊种族身上获得有价值的参考,特别是他这种没有任何指引者,一切全靠自己摸索的灵能者直接从更高进化者身上获得经验参考能够帮助他找到自己的正确道路。 一旁的贝恩并不知道雷欧和希尔维亚为什么会对自己的伴生兽表现得如此兴奋,仿佛卡鲁身上拥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大秘密似的,这让他不禁回想了一下这两只伴生兽和他一起的日子,但脸上的疑惑并没有因为这些记忆而消失,反倒更加茫然了,因为他实在找不到这两只伴生兽有什么足够强大异人为止兴奋的东西。 雷欧和希尔维亚没有再继续研究卡鲁,而当希尔维亚将注入卡鲁体内的深渊力量收回时,卡鲁也重新恢复了原状,触须缩回到了脑子里,只是牙齿并没有缩小依然那么大。 雷欧告诉贝恩待在地下室里面,等他手头上的事情完成了以后,就和他一起进山,并且希望贝恩在这段时间能够想到解决他们进山后不会出现意外事情的方法。 相比起雷欧和希尔维亚因为新的发现而兴奋和喜悦来,教化部特殊部队队长桑德罗弗朗蒂亚在忙碌了一天一夜后,脸色已经阴沉得仿佛要滴水一般,哪怕是和他再怎么亲近的手下此刻也离得远远的,因为他们很清楚桑德罗这一次任务是搞砸了,无论桑德罗的背景多么深厚,无论他过去立下过多大的功绩,这一次任务改造就足以对他未来的仕途造成致命影响了。 原本所有人都以为这只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任务,甚至为了万无一失,还用了特别调令,调遣了当地的军队配合,结果从一开始,任务就出问题了,去抓捕鲁夫家的人是所有人莫名其妙的陷入到了一个荒漠世界,在那个荒漠世界不知道被困了多长时间,等脱困出来的时候,却发现鲁夫家已经空无一人了,最终只抓到了一个和他们同样被困无尽荒漠、虚脱昏迷的其他伐木工家族成员。 之后,察觉到不对劲的桑德罗立刻带领队伍以最快速度前往其他伐木工家族,结果无一例外,事情都朝着他们预料的最糟糕的方向发展,所有的伐木工家族全都消失了,也就是说他这次本应该将伐木工家族一网打尽的任务最终只抓到了一个最普通的伐木工家族成员。 这件事还不算完,桑德罗不甘心就这样任务失败,他就让自己手下最好的审讯专家对抓到的那名伐木工家族成员进行审讯,想要借此找出伐木工家族在特鲁勃山里面的躲藏处,然后再带队进山,把伐木工家族全都抓出来,借此将功补过。 然而,当他前脚听到手下来报,那名伐木工家族成员已经松口了,后脚就听到那名伐木工家族在吃面包的时候被噎死了,而且是在审讯的人都在的时候被噎死的。 当时,他就认为那几名负责审讯的手下有问题,肯定是被伐木工家族暗中收买了,替他们清除被抓的叛徒,所以他立刻就将那几名负责审讯的人关押起来,准备自己亲自审问。 结果,还没等到他审问,那几名被关押起来的负责审讯的手下就全都死在了临时牢房里面,而且死因都非常古怪,全都是某些身体上的老毛病突然加重,一时间没有能够适应过来,突发死亡。 虽然负责尸检的人给出了他认为最合理的解释,但桑德罗却根本无法相信这样的解释,不仅仅他不会相信,就连上面的人也不会相信,那些死者的家属更加不会相信。 如果死掉的那几人都只是一些普通的教化部成员倒也罢了,但问题是那些人里面有一个人是国会议员的孙子,国防部副部长的儿子,母亲更是联邦最高法院的检察官,他加入教化部的目的是为了历练,顺便为将来更换部门积累一些功绩。 现在这人却莫名其妙的死在了临时牢房里,而且下令关押的人正是桑德罗自己,这种情况下让对方的家人如何去想,毫不夸张的说哪怕桑德罗是老牌权贵家族弗朗蒂亚的成员,他恐怕也很难逃过这次难关,毕竟人家死的可是独生子,而他在弗朗蒂亚家族可算不上最重要的人。 “必须要想办法。”桑德罗很清楚从被抓的伐木工家族成员死亡的那一刻,自己手下的某些人就已经将这个消息发送往首府那边了,而现在应该有更多人在将那人的死讯传递出去,稍微想想,自多只需要两天时间,写有他名字的逮捕令就会送到他的面前,如果他不趁着这两天想办法自救的话,那么等待他的很可能会是无尽的牢狱之灾。 然而,他绞尽脑汁想到了他所有能够想到的办法,都没有一个能够对他的现状启到作用,心烦意乱的他忍不住将心中的焦躁发泄在办公室里面的物品上,在随手砸了几样东西后,一张纸条从衣服里面飞了出来,落在了地上,也落入了他的眼中。 看到那张纸条后,他愣住了,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将纸条捡起来,看了看,自言自语道:“难道要找他们吗?” 随后他似乎陷入到了沉思之中,最终他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拿起衣服,快步了走出了办公室,也不带上其他人,独自坐上马车,吩咐了一声后,车夫驱赶着马车朝着疗养庄园的方向行驶了过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