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九章 逐步解开(1 / 2)

加入书签

此后,道森奎梵和贝鲁武夫都开始出现了幻听,在他们的脑子里总有一个声音提示他们去寻找起源。

在幻听的影响下,他们开始分别寻找两族的起源,只是寻找到后面他们发现血族和狼人这两个死敌似乎是同一个起源。

而后他们又根据找到的线索,去到了两族的起源地,并且在起源地里面挖掘出了大量史前文明的遗物,直到他们挖掘出了这几枚寄生卵的时候,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感觉到这就是他们的起源,而之后困扰他们多年的幻听也都消失了。

正是因为幻听的消失,也使得他们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感觉,并且专门开始研究起了挖掘出来的这几个寄生卵,并且为了研究这东西,甚至不惜将当初挖掘出来的那些史前文明遗物给拿出去卖掉。

只是即便如此,他们依然没有能够从中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如果不适材质不同,他们甚至认为这东西和路边的石头没有什么区别。

无数次的失败已经让他们彻底的失去了信心,他们也开始另辟蹊径,去寻找其他和起源有关的线索,直到遇到了雷欧。

“为什么你就那么肯定我能够帮你们调查出有用的东西?”雷欧在听完了道森奎梵的叙述后,充满疑惑的问道。

“不肯定。”但道森奎梵却给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回答,说道:“其实我根本没有想过雷欧阁下能够调查出什么事情来,但是在博物馆见到雷欧阁下后,消失多年的幻听又重新出现了,所以我觉得雷欧阁下您肯定是解开这个秘密的关键。”说着他停顿了一下,微微抬头看了看雷欧,说道:“现在看来雷欧阁下的确是关键。”

听了道森的解释后,雷欧微微皱了皱眉头,因为这样的回答和他的预计差了很多。特别是那个神秘的幻听,这让雷欧感觉到这背后是不是有维纶世界的神灵在操控。

不过,他并没有在这个疑问上钻牛角尖,很快调整了心态,随后在道森和贝鲁武夫的期待中,将他发现这几个不规则物体是寄生卵的经过有所修改的告诉给了两人,并且还将这寄生卵寄生后的效果以及来历说了一下,只不过他并没有说万族那个宇宙文明,只是简单的用一个星辰上的天人来概括了一下。

只不过,即便这样也已经让道森和贝鲁武夫感到无比震惊了,虽然他们也曾猜测过自己的祖先和天人有关,但万万没有想到他们身上有天人的血脉,他们就是天人的后裔,这个消息更让两人产生一种莫名的荣耀感。

强烈的兴奋感和荣耀感也冲淡了道森身上间歇性发作的血渴症症状,他的脸色也好了很多,血红色的眼球也开始变淡,嘴里的一对獠牙也缩回到了牙根处,看样子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恢复正常了。

感觉身体正在恢复的道森也抬起了头,然后看向了雷欧手中的寄生卵,他虽然没有怀疑雷欧的叙述,但依然对这个寄生卵竟然产生了他们两个族群而感到惊讶。

这时候,贝鲁武夫忽然好奇的问道:“既然雷欧阁下说这几枚寄生卵都还能够用,那么是不是能够让它找个寄生体,寄生一下,重新产生一个如始祖狼神那样的存在呢?”

“当然可以,”雷欧点头承认了贝鲁武夫的猜测,但话锋一转,又说道:“但新的寄生体绝对不可能产生狼人和血族,只会转变成一个新的族群,那个族群可能会和你们的族群成为朋友或者伙伴,但更多的可能是成为死敌。”说着他停顿了一下,极为突兀的问道:“血族的血神已经死了,对吧?”

这个完全扯不上关系的问题突然从雷欧口中问出来的时候,贝鲁武夫和道森奎梵都没有反应过来,而作为知情者的道森奎梵本能的应了一声,但很快他就意识到了自己泄露了血族最大的秘密,刚刚恢复一点血色的脸上再度变得惨白失色。

“别紧张,我只是想要确认一下我的猜测而已。”雷欧宽慰了道森一句,不过这似乎并没有什么效果,于是他又说道:“其实这件事也和你有关,或者说和你们有关。”

“和我们有关。”道森和贝鲁武夫相互看了看,完全不明白雷欧的意思。

“我能够检查一下你的身体吗?”雷欧忽然又跳跃式的提出了一个完全无关的要求。

道森愣了愣,稍微犹豫了一下,点头答应了雷欧的要求。

随后,雷欧就让道森放松,不要用力量反抗,然后使用精神网仔细的检查了一下道森的身体,并且从反馈回来的信息,肯定了自己刚才听到道森叙述的那段经历时所做出的推断。

跟着他又对旁边的贝鲁武夫提出了同样的要求,并且通过精神网检查了一下对方的身体。

将精神网解除后,雷欧眼中带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神色打量着道森和贝鲁武夫,说道:“我真不知道该恭喜你们,还是该替你们默哀?”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贝鲁武夫皱了皱眉头,不悦的看着雷欧,沉声问道。

雷欧没有在意贝鲁武夫的不悦,而是看着道森奎梵,说道:“首先要恭喜的是你,道森先生,你得的并不是血渴症。”

道森奎梵被雷欧提供的消息给弄懵了,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脸上的神色极为不悦,语气冰冷的朝雷欧说道:“雷欧先生,请您不要拿这件事来开玩笑。”

也难怪道森奎梵会对雷欧不悦,因为这个血渴症折磨了他多年,差点将他折磨疯了,甚至在没有发病的时候,他都过得提心吊胆的,生怕被人发现,不得不离群索居,躲在了博物馆中多年,成为了血族中的异类。

可现在雷欧告诉他,他竟然得的不是血渴症,那么不就是代表他这么多年的苦都白受了,而他这么多年的举动都像是一个蠢货。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