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物(1 / 2)

加入书签

江远刚出生的时候是个小胖墩,小胳膊小腿,再配上圆圆的身子,简直和小企鹅一样。

而那时候的江映特别喜欢圆圆的弟弟,在取名字的事情上据理力争,成功的在户口本上留下了三个大字。

江圆圆。

如果是个小姑娘,叫圆圆也就算了,但是江远是个男孩子,在上幼儿园之后,就非常反感自己很女性的名字,哭闹了好多次,说什么都要改名字。

但每一次的起义都被江映的糖衣炮弹镇压,以至于到现在,户口本上还是江圆圆三个字。

参加比赛之前,江远担心有人嘲笑他的名字,同时也因为喜欢凌汐,就告诉大家他叫江远,绝口不提自己的大名。

现在竟然当着秦止的面说出江圆圆三个字,江远的脸滚烫的就像刚烧开的热水,一直垂着脑袋不敢去看秦止。

秦止肯定在忍笑,都怪大哥,为什么取这么一个名字!

不行,这次回去之后就要把名字改了。

说什么也不要再继续顶着这三个字的耻辱了。

导演也愣住了,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想开口再确认一下,却被秦止抢先。

“江圆圆这个名字也挺不错。”秦止道,“很有福气。”

江远更羞了,什么福气啊,不就是胖胖圆圆的吗?

“导演,不如你先查一下z大新生录取名单,我就先带江远出去了。”

导演想想也是,最主要的还是证明江远的学历,挥挥手道,“到时候还要麻烦你多说两句。”

“可以。”

江远感觉到秦止走到了自己的身边,周围的空气都带上了属于秦止的味道,江远嗅嗅鼻子,又想起昨晚的事情。

这大概就是里说的冷冽如红酒般的aph气息吧?

单单闻着,就让人腿软。

随着秦止的靠近,江远身子差点晃了下,差点就要摔倒。

秦止还没有反应过来,人已经在自己的怀里。

“不用担心,节目组会证实你的清白,不会让黑子继续污蔑。”

小孩还小,这次肯定是吓着了,怪不得刚才一直低头不动。

江远深深吸了一口气,有些贪恋秦止身上的味道。

对于这来之不易的亲密接触,索性就当做自己腿软了。

“谢谢秦老师。”江远弱弱的回了一句。

但是双手却紧紧攥着秦止的衣袖,不愿撒开。

“我先扶你去隔壁坐一会。”导演一会要叫公关组过来开会,还有其他的导师,商量关于江远这件事的对策。

当事人江远在这里有点不太合适。

正好隔壁也是休息室。

秦止搀扶着江远,慢腾腾磨蹭到了隔壁休息室。

让江远坐在沙发上之后,秦止松开了手掌。

刚刚的温暖撤离,江远有些怅然若失。

再久一点就好了……

秦止坐在了江远的对面,安慰道,“现在有没有觉得好一点?”

江远抬起头,今天第一次直视秦止,面色微红,“好多了。”

“上次关于你学历的事情就已经有人在说,不过节目组把舆论控制了下来,这次又横空出现,大概是有人故意为之。”

“我猜也是。”江远平复了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但是还不知道是谁。”

“你并不是素人,不是签约了公司吗?经纪人联系你没有?”秦止问。

说起经纪人,就不得不说上辈子江远干的糊涂事。

随便找了个经纪公司便签约了,公司小的不起眼,手底下签约了一堆想进圈子的少年,而且公司没什么能力,资金压根运转不过来,对于刚签约的江远直接放养了。

后来听说凌汐参加了《加油吧!少年》,江远找了和自己年岁相近的代桃,两人组团直接报名,压根没有经纪人,以至于各种花销开支全都由江远一个人负责。

幸好代桃肯努力有上进心,而且还心疼江远花了那么多钱,所以参加节目之后便一直充当小透明,不说话不惹事,在他被涮掉之后,代桃没过多久也涮掉了。

他记得好像就是第二次公演之后。

这一次他重生了,也撇清了和凌汐的关系,代桃也活跃了很多,在节目里的镜头也多了起来,排名比上一世更加靠前,应该会走更远。

江远回过神来,挠挠脑袋,回到了秦止的问题,“我没有经纪人。”

“你和代桃不是属于鱼跃吗?”秦止心中已经有了猜测。

“是的,但我和代桃在公司是放养的状态。”江远乐呵呵的说着,而且还起身坐到了秦止身边,拉过他的胳膊,靠近耳边说道,“这次参加比赛都是瞒着公司来的。”

炙热的呼吸洒在了耳畔,秦止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像停止了一般,最后全部倒灌在耳朵上,热的滚烫。

忍不住往后挪动了一下,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也就是说你们并没有经纪人?”秦止强装镇定道。

江远乖巧的点头,“是的,秦老师。”

“那样的话,节目组便替你做澄清说明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