郊游(1 / 2)

加入书签

又被江远夸了的秦止表示无动于衷,并且还有点听习惯了。

“还有,糖果不要吃太多。”秦止嘱咐了一句。

江远正满心欢喜,手心里被塞满了糖果,都能想象到吃进嘴巴里会有多么的甜蜜。

“知道了,秦老师,每次吃完糖果我都会刷牙。”

“你是要去厕所?”后面传来熟悉的说话声音,秦止不想待在这里说话,“我还有事。”

江远把糖塞进兜里,“好的,秦老师快去吧。”

秦止穿过回廊转个弯的时候,正好和杜北南来了个碰面。

杜北南看见秦止并未惊讶,反而还有一种看热闹的心情,“看没看见我发的消息?”

秦止淡定自若,“没看见。”

“真的?”杜北南显然不信。“你碰巧赶过来真的不是为了看某人的演出?”

“是导演打电话让我过来。”秦止很是坦然,“有个访谈需要录制。”

杜北南惊讶了一下,“导演怎么没和我说?”

“那你去问导演。”

话已至此,秦止丝毫没有撒谎的痕迹,杜北南也歇了调侃的心思,两人并肩一起走着,“那你别忘了看我给你发的消息,青鸟那组简直绝了,全员出道位预定,哈哈哈哈。”

秦止一只手插在裤兜里,手指摩擦了一下手机,“一时的成功并不代表永久的成功,不要捧的太高,我看了演出视频,每个人都有缺点。”

“原来导演还给你发了演出视频,怎么我的待遇就那么差?”杜北南愤愤不平,“每天累死累活忙碌的脚不沾地,我要找导演加工资!”

“因为你不是顶流。”秦止粲然一笑,“好好努力。”

杜北南捂着胸口受伤不已,“秦止,你别再说话了。”

找到导演,杜北南录制了半夜,早就疲惫不堪,和两人挥手告别,回酒店补觉去了。

导演奇怪的看着秦止,“你不是说来不了吗?”

“拍摄结束见还有时间就过来了。”秦止面不改色的撒谎,忽视掉口袋里手机频繁的震动,而悄悄的按了关机键。

“能来最好,真人比视频更有冲击力。”导演挥手,“化妆师赶紧过来上妆,道具师把道具摆好,快点行动起来!”

三分钟针对每组学员的评价,秦止惜字如金,也就青鸟那组多说了几句话。

录制很快结束,秦止去停车场开车,驱动车子的同时,给手机开了机。

刚开机,手机就传来了经纪人的电话。

秦止带上蓝牙耳机,按了接听。

“秦止,我给你打了一个小时的电话!!!”经纪人怒气冲冲,“你怎么就一声不吭的消失了?你知道有多少大佬等着吗?”

秦止目视前方,“杂志已经拍完了。”

“我知道拍完了。”经纪人深吸一口气,“那你不愿意参加宴会,你可以和我说一声,还给我把手机关机,要真有什么事了……”

秦止打断经纪人的碎碎念,“我自己有分寸。”

经纪人那边沉默了下来,他从秦止出道带到现在的顶流,两人的关系也像好兄弟一样,他也就是心里着急,所以话说的狠了点。

他也一直都知道秦止不喜欢各种宴会,基本上能推的都推了,杂志社也都表示理解。

“我就是担心你,既然没什么事,那我挂了,明天的站台我给推了,最近太忙了,给你放一天假,好好休息休息。”

挂断电话,秦止点开音乐,熟悉的声音和曲调让他忍不住跟着哼了两句。

*

第一次公演结束,大家也从紧张的训练中放松了下来,导演组特地组织大家来一次郊游。

并且把手机发放了下来。

当捧到自己熟悉的手机时,江远感动的热泪盈眶,二话不说打开了手机,映入眼帘的竟然是凌汐的手机桌面!

还有他傻逼兮兮给凌汐发送的消息。

短信、企鹅、微信等社交软件,凌汐被顶置在第一位。

江远呵呵两声,二话不说,直接删除消息,拉黑联系人,而后把相册里关于凌汐的一切全部删除干净,就连桌面都改成了系统自带。

代桃尽职尽责收拾着东西,看江远还在扣手机,提醒了一句,“小远,怎么还不收拾东西?”

江远应了一声,放下手机,跑到了代桃跟前,“小桃子,你说我可以请假回家吗?”

代桃仔细想了想摇摇头,“大概不行。”

而后又问了一句,“你还想着退赛回家?”

江远眯着眼睛笑了出来,俨然一只狡猾的小狐狸。“当然了,不过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代桃好奇,“什么事情?”

不会还是和凌汐有关吧?

江远故作高深,“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站起身,把手机随手放到了柜子上,拉出行李箱开始收拾随身的衣物,“不过你放心,是个好事。”

他要亲自看着凌汐无法出道!

没了他推波助澜,砸钱进节目组,凌汐还能走多远?

代桃显然不信,但看江远笑容满面的样子,又不好意思继续打听。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