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清衍怎么知道的?(1 / 2)

加入书签

四目相对,许乔懵了。

时清衍?她身下垫着的人是时清衍,那她唇下碰到的软软的东西也是时清衍的唇了?

许乔脸颊瞬间爆红,她身下的时清衍动了一下胳膊,许乔感觉到了,快速撑着地板站起来,,整理了一下有些翘起的裙子,低头小声说:“对不起。”

她不是故意的,刚刚似乎有人绊了她一下,她才会撞到时清衍的,谁撞的她?

时清衍没说话,微微垂眸,他的唇动了动,他的眼眸有些暗。

许乔见时清衍没说话。扭过头往后看去,想要看看是谁绊倒她的。

季轻语还在原地站着,她的脚收回去了,人却站在门边没来的急移动位置。

“你绊了我?”许乔回头,看着肯定询问。

她看见了季轻语的鞋子,被绊倒的时候她看见鞋子的样式了。

季轻语高傲的仰头:“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绊你了,不要乱冤枉人。”

在两人对话的时候,时清衍靠在墙壁上,那双星空一样深邃无际的眼睛看向季轻语的眼睛,听见了她心里的话。

丑女人,刚进班级就想夺走她的风头,活该摔倒。她怎么没有摔倒在地上呢?最好磕住脸,脸摔破才好。

女孩穿的光鲜亮丽,表面清冷高傲,一副毫不心虚的样子,心里的话却很恶毒,她内心深处对着许乔散发出深深的恶意。那种恶意,时清衍经常体验,在父母身上。

时清衍墨色的眸子看着季轻语:“走廊,有监控。”

季轻语仰头看向时清衍,本来很傲气,看清楚他的脸,心跳加速,脸色爆红。

好帅,他是谁?为什么她在学校里没见过?

他是在替许乔说话吗?他们是什么关系?

季轻语嫉妒了,瞥向许乔说:“你就摔了一跤,也没摔伤,要查监控也太大惊小怪了,而且,你以为学校是你开的吗?你要看监控就看监控?”

摔了一跤就装可怜,让人对她产生怜悯之心,果然矫情。

季轻语眼里那种不屑,许乔看见了,她心里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膈应。

她被撞了,还不能问两句了?而且这位女同学什么什么态度?故意绊她,现在又像是吃了□□一样吼她。觉得她好欺负?

许乔上下打量了季轻语一眼,越看她心里越怀疑季轻语是故意的。

许乔扬起笑,笑容有些冷:“你别说,学校不是我家开的,但是看个监控还是可以的。”

许乔说完,当着季轻语的面给许父打了电话。

许父几乎是秒接:“乔乔,给爸爸打电话有事吗?你妈妈说你明天要回来,爸爸明天去学校接你好不好?”

听着许父充满关心的话,许乔心里暖暖的,同时也有些心虚。

这并不是她的父亲,这是时清衍的。

悄咪咪瞄了时清衍一眼,许乔拿着手机去了另外一边:“爸,你能给我们校长打个电话吗......”

时清衍站在原地,看着一边去打电话的许乔,若有所思。刚刚许乔抬头和他视线对上的一瞬间,他听见许乔说:这是时清衍的。

什么是他的?

一分钟后,许乔结束通话,拿着手机回来,对着季轻语说:“监控录像一会就可以拿到。”

许乔说的信誓旦旦,看着她的样子似乎真的拿到监控录像了。季轻语心虚了,靠在墙壁上没好气说:“不就不小心绊了你一脚?我道歉就是,用得着看监控录像吗?”

季轻语说完就走了。

季轻语走后,周辰从人群后走出来了:“许乔,咱们都是一个班级的,季轻语给你道歉了,要不这件事就算了?监控也不必看了吧?”

“她有向我说对不起三个字吗?”许乔看向周辰询问。

周辰无话可说,季轻语并没有说。

许乔摊手:“既然如此,调监控吧,正好我也看看我是被人故意绊倒的,还是不小心被人绊倒的。”

许乔说完,站在原地没走。周殿和时清衍两人也站在原地没走。

许乔班级里的同学,有些比较八卦的人都纷纷走回刚刚的教室坐着,他们等许乔的监控录像,也许能吃个大瓜的。

许家的办事效率非常快,大约十分钟的时间,就有一个男同学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了,到了人群这边,弯着腰大口喘气。

“许乔在这里吗?”

“我是。”许乔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主任让我给你送份监控资料,给你。”男同学说着,把优盘递给了许乔。

许乔接过来,她自己没带电脑,她就拿着优盘,回到了教室,用教室的多媒体打开了优盘。

找到她被绊时间点的监控,许乔点击播放。

不大会,教室的多媒体呈现出清晰的录像。季轻语伸腿绊许乔,她脸上不怀好意的表情、许乔被绊倒她双手抱拳脸上幸灾乐祸的表情都被呈现在多媒体播放器上。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